幣安何一帶你走近幣安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2019-10-05 19:11:33   來源:互聯網
內容摘要
以下內容取自 BTCTrade 直播間專訪的第三期。想查看此次直播的現場錄音,請點擊這里(https://www.btctrade.com/live/22.html)。為了保證閱讀的流暢度和盡量將嘉賓的原汁原味呈現在大家面前,內容有所編輯。何一:各位小哥哥,小姐姐們,大家好,歡迎今天大家來到幣安何一…

以下內容取自 BTCTrade 直播間專訪的第三期。想查看此次直播的現場錄音,請點擊這里(https://www.btctrade.com/live/22.html)。為了保證閱讀的流暢度和盡量將嘉賓的原汁原味呈現在大家面前,內容有所編輯。

何一:各位小哥哥,小姐姐們,大家好,歡迎今天大家來到幣安何一的直播間,希望作為幣安的首席客服,能夠給大家提供滿意的回復和答案,然后也讓大家能夠了解到一個更加真實的幣安。

同時,也感謝比特幣交易網(https://www.btctrade.com)的邀請,也感謝今天的主持人璐璐,希望我們今天能夠一起愉快的玩耍,同時CZ(趙長鵬)那邊好像今天也在做一個國際的AMA(問答),不知道他們今天聊的是什么,可能大家最近都比較關注幣安的合約吧。

主持人璐璐:一姐2012年加入旅游衛視,擔任《美麗目的地》、《有多遠走多遠》、《世界多美麗》等節目主持人。2014年任OKCoin聯合創始人,一手打造OKCoin。同年成為知名職場欄目《非你莫屬》嘉賓,作為80后女性創業代表,普及比特幣。2015年加入一下科技出任副總裁,負責一下科技及旗下產品市場。2016年一手打造中國最大的直播平臺。何一加入一下科技后,一下科技連續完成2輪融資,市值超過200億人民幣,旗下含秒拍、小咖秀、一直播三款知名移動互聯網產品。

本期的直播將圍繞《幣安的過去?現在?未來》進行,想要更深入的了解幣安嗎?那么本次的直播不可錯過哦!直播結束后有問答時間哦,大家要認真聽講!現在讓我們熱烈歡迎本期的大咖一姐!

第一個問題——當年為什么會從娛樂圈進入區塊鏈行業?

何一:我記得當年是2013年年底,那個時候,在電視行業就一直對創業、對互聯網非常的關注,我也一直想創業,但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合伙人,直到有一天從做天使投資的朋友那里了解到比特幣,就覺得比特幣(的發展可能會)特別好。我覺得如果互聯網是鏈接全世界的信息,那必然會有一個新的載體來承擔價值的流轉,當發現比特幣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完全就是未來全世界的通用貨幣,所以就毅然決然的進入到比特幣交易的這個行業來。

雖然當時整個比特幣行業還特別小,剛好比特幣又跌了,當我跟身邊的一些朋友聊,說我現在打算去做一個比特幣交易平臺的事情的時候,身邊的朋友都非常的驚訝,說我去搞傳銷。我記得最有意思的是一個政府部門的朋友告訴我說,哎呀,這個是國家要重點打擊的對象,你千萬不能去呀。但是我當時還是去了,所以我覺得一個人他喜歡什么?他會走怎樣的一條路,冥冥當中,自有定數。

當時在整個電視行業,其實還比較光鮮靚麗的時候,但慢慢的感覺整個傳媒行業的話語權正在被互聯網剝奪。所以我決定去做更多的嘗試,學習以及了解,我覺得這一點和許多年輕的朋友去做職業規劃的時候,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就是當你在面對現在給你的薪水待遇很高,很舒服的時候。但可能整個行業在走下坡路,不如去選擇一個更有爆發性增長,但同時又想象空間的行業,哪怕是從零做起。

旁邊有朋友說“選擇大于努力”,其實我覺得選擇和努力都同樣重要。我曾經說過別人一天工作8個小時,你工作18個小時,你的產出當然是不一樣的。

主持人璐璐:第二個問題——當年為什么會再次創業去做幣安交易所?

何一:其實對我有所了解的朋友都知道,在2014年,包括2015年大家就已經叫我“一姐”了,但后來因為和之前的合作伙伴價值觀不是特別的契合,所以又去了移動互聯網行業做視頻,在做視頻的過程當中,也是一個個人的進階之旅,因為之前總體來講,幣圈還是一個非常非常小眾的行業,而當我去做移動互聯網視頻,包括直播這個領域的時候,其實只是一個上億規模的市場,所以我覺得對于我個人的能力和成長起到了非常大的幫助。而最終回到幣圈,我覺得還是因為我一直都在關注幣圈,包括也一直都是 BTC 的 HOLDER,回到幣圈以后,恰恰又因為2017年的時候,整個幣圈的熱度又起來了。

2017年的時候,整個市場市非常瘋狂的,我印象特別深刻的就是有一個朋友,讓我自己出來募資,說你看笑來都能募一個億美元,我覺得你也可以募一個億美元。但我認為募錢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募完錢之后要做什么?做成了什么事情,所以后來也被幣圈的老朋友嘲諷“錢商”不夠。

在溝通和學習的過程中,也和幣圈很多老朋友,包括一些新加入幣圈的朋友進行了很多溝通,最后我覺得幣安有一個很好的基礎,對于我來講,如果要回幣圈做事情,肯定是要做到全球 TOP 級別的交易平臺,不會再去走一條,之前走過的路,所以最終從團隊的結構,比如說 CZ(趙長鵬) 這個團隊一開始就在國際化上有很強的背景,在海外有比較好的品牌,這樣更符合我對所做事情的預期。

這個基本就是回到幣圈以及選擇幣安的根本原因,我覺得是你要去看你的合作伙伴和你在價值觀方面是否契合,以及你們是否共同擁有一個更為宏偉的目標,而不是賺一筆錢就跑。

主持人璐璐:第三個問題——幣安在最初的創業路上,遇到最大的挑戰和困難是什么?

何一:其實從創業這個角度來講,它必然不是一帆風順的,遇到挑戰,遇到困難都是很正常的。所以,回頭去看這個創業之路完全是在按照最開始的規劃在發展,只是發展的速度比我們之前想的要快而已。我舉一個例子——幣安一開始就是做幣幣交易平臺,對標 Bittrex 和 Poloniex。當時中國用戶都不太用我們(幣安)的,因為他們覺得你們是一幫神經病啊,又沒有法幣充值通道(當時其他國內平臺都是有法幣充值通道的),而且拿BTC計價,根本沒有人看得懂等一系列槽點,都覺得幣安使一個特別傻的平臺。但我們覺得應該是個對的方向,還有一個大的趨勢的判斷就是它應該是一個全球化的競爭,而且我(幣安)在全球每一個市場拿走50%的份額,而不是在某個獨立的市場,比如單個的美國市場或者中國市場拿走全部的份額。所以很多人會說,幣安是不是94以后,才開始做幣幣交易。其實不是,我們(幣安)前面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儲備,然后,當(市場)風來的時候,就自然而然接住了。就是掉餡兒餅的時候,你得接得住。另外一個問題就像下面這個莫非說的(網友莫非討論區發言:“藝高人膽大,94之后國內交易所膽小的都關門大吉了,幣安選擇出海了”)選擇出海,其實不是,使我們(幣安)一直在海上。

幣安其實一直是按照我們自己的預期在發展,只是發展的速度比我們想象的要快一些。比如說,我們一開始就是選擇做幣幣交易的,別人都會覺得用幣幣交易特別傻,因為沒有人會用比特幣去交易,大家都是用法幣去買比特幣,所以我們當時一直被嘲笑了很久,一直到94的出現。

所以創業這件事本身就不會使一帆風順的,遇到任何的困難、阻礙,都是挺正常的。但是說,完全沒有困惑也是不現實的。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講,有兩個讓我比較困惑的地方。第一個,是我覺得公司發展非常的快,因為在2017年年底的時候,我們(幣安)就已經是全球流量最大,用戶數量最多的一個交易平臺。我記得當時有一段時間,我們直接把注冊給關掉了,然后每天要抽很小一段時間隨機開放注冊,結果就馬上有20萬新用戶注冊,然后馬上又把注冊給關掉了,一度出現了買賣幣安賬號的盛況。

所以,隨著公司的發展速度越來越快,對于公司的管理團隊,對于我和CZ(趙長鵬)的要求都會變得越來越高。我舉個例子,以前我也沒有覺得自己是什么大V,所以在群里和小韭菜們吵吵架,撕撕*挺正常的。但是現在比如說,有人過來碰瓷兒,我如果不是特別客氣,對方就會說“你看,你是大佬,還欺負一個NOBODY,”。這其實也是我沒有刻意把自己當做一個大V、大佬的位置,或者說沒有把自己當根蔥的問題。

所以,我覺得這是快速發展對于個人的成長速度、立場、管理能力,都有更高的要求。我之前有跟大家說過,我的英語不是特別好,在這兩年的時間里, 因為沒有太多的空閑去學英語,拜托在工作當中用英語,現在好像也能說一說,做公眾演講、采訪可能會比較困難,但是日常溝通已經好多了。

另一個我個人面對的困難,可能是有點不太適應的是幣圈里面這種“桌子下面”的競爭。之前在互聯網行業,我覺得競爭還是挺殘酷的,過去像“百團大戰”,“千播大戰”,我都是這樣過來的。但是,在幣圈好像特別流行水軍、黑稿,遠超其他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競爭。這個其實讓我非常的困惑——如果我們真的是一群對于價值自由的信仰者,那這些不斷做水軍、“臺面以下”競爭的人的價值觀到底是什么?

所以,我覺得最終還是一個價值觀的取舍。對于幣安來講,最重要的還是做好產品,做好服務,(迭代好產品,迭代好服務),這樣(幣安的)機制自然會呈現出來。因為其實幣安(對于整個區塊鏈行業來說)做了很多實實在在的事,也不過分的去夸大一些事實(不吹牛),基本上吹過的牛也都實現了。

對于幣安、對于我個人,總的來說,有一句老話叫“扛得住多大的詆毀,就接得住多大的成功。”

主持人璐璐:第四個問題——幣安靠什么打法,能夠領跑眾多交易所?

何一:現在要去回顧幣安成功的原因,我覺得有幾點:1.戰略方向上判斷準確;2.幣安的執行力非常強;(雖然很多人認為戰略很重要,但我個人認為執行更重要。馬云在公司也說過類似的話——“在公司不要談戰略,把活兒干好就行了”)

大的戰略方向正確和團隊的執行力強可以讓公司的資源不會太差,但我覺得真正讓幣安發展比別人要快,而且更強的原因,主要還是取決于幣安的核心價值觀。用我通常來說的話來講,幣安的核心價值觀就是“保護韭菜”,所以幣安盡可能的在上幣過程中,非常嚴謹的把資金盤,或者詐騙項目排除掉。(當然,也不可能100%)

“保護韭菜”這個話說起來很“玄”,大家都覺得韭菜就是用來割的。但其實只有韭菜養起來,這個行業壯大了,大家持有的幣價值才會更高。割完韭菜就跑的,我覺得也是賺短錢的,不會有長期、久遠的發展。舉個例子,94的時候,其實我們平臺去幫兩個平臺募資了,那時候我們已經開始用 BNB 去投這些項目了,但因為正好遇到94,BNB 的價格就跌了,投 ICO 項目的投資人就不開心,所以當時在清退這些項目的時候,我們是完全按照 ETH 的價格去清退的,我記得當時光是這塊兒,我們就補貼了將近2000萬人民幣。那會兒幣安其實沒那么有錢,又是一個初創公司(雖然當時交易所上線ICO了1000多萬美元),而且那時候,比特幣和以太坊都跌了,幣安更加雪上加霜了。但是,我們最終覺得要去保護用戶,所以就自己承擔了這部分損失。包括當時很多 ICO 項目清退的時候,發行的時候是1塊錢,所以我們刨去成本,退給大家8毛、1塊的,但幣安當時清退在中國的持幣用戶的時候,都是按照當時的市場價清退的(我記得當時的市場價是3、4塊),也就是說如果投資者是1塊錢在中國地區參與發行,我們清退的時候其實是整個行業給的價格最高的。

最后一點,其實是透明。因為幣安不管是在交易所自己出現安全事故還是團隊待遇的解鎖情況,都非常的公開。但是在幣圈其他項目方、或者發行代幣的第三方,他們對于此類信息都非常封閉,從這點上可以去了解這些團隊的初衷是什么。

(這時一姐看到討論區網友在說炒幣的話題,和網友互動了一下,以下是具體內容:)

l?網友Isa:當時BNB7塊就賣了。

l?網友MR.C:別糾結了,當年幾十刀賣大餅的也大有人在。

l?網友蟲在江湖:行業需要透明公開

l?網友hellen:暗箱操作太多了

l?網友胖得沒下巴:現在很多小交易所賣的就是數字,懂嗎?

l?網友鄭潔娟:不靠譜的交易所賣的是假的比特幣

l?網友Wang Feng:BNB40多進的,100 出的,沒想到漲到200多。。。

何一:如果你買的代幣在鏈上查不到,什么記錄都沒有,那你買的可能就像在任意一個網站自己在后臺添加10個零的積分一樣,沒差了。

所以,對于幣安來講,做好服務,守好底線,給大家提供一個公平的交易平臺,盡可能讓大家在這里公平的交易,但這并不等于只要來交易,一定會賺錢。除非說,真的非常努力的把幣圈推廣給全世界所有的人,這個增量才足夠快,但事實上即使是股票市場也會面臨熊市、牛市,也會有輪回。

(從長期來看,BNB 今年價格的高點是遠超去年的高點的。我記得去年的高點是150塊錢左右,而今年的高點在400元左右。有的用戶買其他幣的,去年站在山頂上的,今年依舊在山頂上。

所以價格這個東西,大家心態還是要好,我比較建議大家HOLD(拿住)一些,雖然大家說守幣比守寡還要難。我是一個典型的HOLDER,我自己交易很少。所以,建議大家不管是去做交易還是做合約,都要做好風險把控,千萬不能像CZ(趙長鵬)這樣,把房子賣了去 show hand,這個對于大部分正常人來講,是不太科學的投資方式。

主持人璐璐:第五個問題——幣安平臺幣BNB今年暴漲,背后的邏輯是什么?

何一:如果去看平臺幣的發展史,其實幣安不是第一個做平臺幣的,也有很多其他朋友在做平臺幣,只是沒有我們那么快,或者說沒有我們那么有執行力把它做出來,沒有建立足夠的共識。如果單純的去看幣安和平臺幣 BNB 之間的關系,可以先把 BNB 放到一邊,先看看 BNB 有哪些應用場景——1.作為目前流量最大,用戶最多的交易平臺,BNB 目前在被這些用戶交易過程當中作為手續費,也可以理解為它是目前整個幣圈最大的應用代幣。

2.Binance Chain 作為一條公鏈(雖然身邊也有很多項目方在做公鏈,但真正有計劃地實現的卻只有幣安),已經有很多的項目在上面發行,而且整體的項目質量是選超其他的公鏈項目的,所以,從這個維度來說,我們的目標是比肩以太坊的。但Binance Chain 現在沒有智能合約,而以太坊最強的功能其實不是發幣,而是智能合約,所以,我們今年也上線了一個叫 Binance X 的項目。這個項目其實就是 Binance 開發者社區能夠幫助 Binance 的公鏈不斷去拓展它的空間,而不僅僅局限在交易和發幣,以及投資這個領域。

3.BNB 的使用場景不僅僅是可以用于投資的項目,還可以用于搶購 LaunchPad 的項目,在(幣安交易所)外部有大量的項目也開始接受 BNB 的投資。

接下來幣安還有越來越多的金融衍生品推給大家,比如剛剛上線的合約交易。未來幣安的合約交易也可以用 BNB 來進行沖抵,同時,在其他一些第三方交易平臺也會更多的使用到 BNB,包括現在線下的一些咖啡廳也開始使用 BNB 進行支付,就像幣安的生態圖里所展現的那樣。但其實不是幣安自己去建立的一個生態體系,而是我們不斷在拓展 BNB 的使用范圍,所以現在很多第三方,不管是線上的交易平臺還是線下的實物交易,只要不涉及合規問題,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愿意用 BNB 進行支付。

如果刨除 BNB 上述的使用場景,單純將它當做一個代幣和目前市場上其他的代幣項目比較的話,比如它有多少交易平臺上線了?它在鏈上除了平臺之外,全球有多少人持有這個代幣?這種第三方數據有很多,而且很容易查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下。我們(BNB)應該在所有平臺幣中的持有人數是最多的,地址和轉賬頻次也是最高的。

4.BNB 的通縮模型,以及銷毀機制。之前在市場上一直有疑問,“銷毀機制是不是幣安每次需要在市場上買 BNB,然后由買的動作帶來了 BNB 的波動呢?”其實不是。因為幣安的收入一直都是 BNB,所以都是從幣安的收入里面直接銷毀 BNB。在今年春天,也專門在博客里面去描述了這個事情(銷毀 BNB),之前在白皮書里面有“回購”這個詞不太恰當,所以就把它去掉了。

總體來講,幣安還是一個創業公司,人不是特別多,所以也歡迎各位有志之士來加入我們(幣安),所以在這里打一個招聘廣告。謝謝大家!

主持人璐璐:第六個問題——前段時間剛收購JEX合約交易平臺,幣安自己又上線了合約交易板塊,針對期貨合約市場,是想要雙管齊下,還是有其它戰略考慮?

何一:幣安自己的合約團隊其實早就有儲備了,確實是比較傳統這種背景,所以我們也收到一些用戶反饋說,我們站內的合約產品比較金融范兒。同時 JEX 那邊過去也是我們的老戰友,一直以來,對他們也有所了解。所以站在幣安本身的立場來看,不管哪一個合約(團隊)做起來,我們都覺得非常好。同時,我們也不排除和外部更多的金融衍生品方合作,所以我們現在也在全球去尋找一些非常有技術背景的團隊,希望可以幫助幣安從整個產品到技術業務線實現一個更大的升級。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了各種各樣類型的團隊,比如有的團隊比較產品型,有的團隊就比較技術流,有的團隊金融背景很強,都各有優劣。如果幣安對這些第三方平臺進行收購的話,可以做到幫助他們做到重新建立自己的品牌,建立自己的市場體系,因為整個幣圈科技宅比較多,也希望這個行業里能夠強強聯手。

首先,饑餓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其實是鼓勵內部的積極競爭的,這種內部競爭可以促進團隊不斷的自我迭代,從而避免因為公司自我感覺發展良好而懈怠的情況發生。從兩個維度來看待這種策略,一個是幣安非常 OPEN 地接受更多的團隊加入,一方面可以接收到優秀的人才,另一方面也可以收到一些優質的資產。另一個維度,幣安通過鼓勵內外的積極競爭去延遲滿足感,可以讓幣安保持積極的、有效的競爭力。

所以我們也非常歡迎有技術背景,產品很棒的團隊來聯系我們。

在這里也給大家宣布一個好消息,我們的合約(團隊)現在雖然說有兩個,但這兩個的合約的增長速度都非常快——幾乎是以日100%的用戶規模在增長。

主持人璐璐:第七個問題——幣安的美元穩定幣BUSD是想做什么事?

何一:幣安做 BUSD 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用戶積極的呼吁——現在穩定幣不是特別穩定,幣安有沒有什么解決方案?所以幣安推出的解決方案就是做一個完全接受監管,而且100%合規的穩定幣,這樣,大家就不用再擔心穩定幣不穩定的問題了。自 BUSD 上線以來,我們開通了和 USDT 的交易對,每天的單向換手(將USDT 換成 BUSD)的用戶非常多,從法幣美元兌換成 BUSD 的用戶也非常多。這些都比我想象的發展要快很多。

下一步,幣安將考慮用穩定幣去幫助更多的傳統金融資產進入我們這個行業,包括更多的傳統金融機構,因為對于他們來講,是否合規的問題是他們進入一個行業的前提,而 BUSD 正好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現在不光有兌美元的穩定幣,還有兌英鎊以及 BTC 的穩定幣,以及之前發布的一個“Venus”計劃,中文名叫“啟明星”計劃。目前來講,這些計劃都在穩步推進。所以,幣安去向哪里是基于團隊對于整個區塊鏈行業發展的判斷,而不取決于各交易平臺之間的競爭(這些也都是暫時的)。同樣的,我認為交易所作為一個服務平臺,它應該做好基礎的服務,做好產品和技術支持,所以我們也在各個維度不斷的迭代。

主持人璐璐:第八個問題——Binance.us已上線,針對美國市場,幣安是如何考慮和布局的?

何一:Binance.us 剛剛上線,用戶注冊的增長速度也很快,很可能會超出我的預期。我之前覺得 Binance.us 上線因為會直接面對像 Coinbase 這樣美國本土的強勁對手,發展會比較慢。但現在來看,Binance 這個品牌在美國用戶心目當中還是有一定認可度的。對于整個美國市場,我們的邏輯很簡單:1.要做到絕對的合規;因為美國在全球區塊鏈市場占據非常重要的位置,所以這個市場市務必要拿下的,而這一切的前提就是完全地合規,這也導致我們在這件事(合規)上花了很長時間。2.在對本土的競爭上,我們要提供比 Coinbase 更好的服務,更低的費率,也就是把幣安之前走過的路在美國市場重新走一遍。

過去的比特幣交易手續費其實很高的,基本是在千一(千分之一),也是幣安將這個費率水平降到了萬級水平(萬分之幾),而且目前整個行業的流量越來越少,國內很多知名的友商可能在對大客戶掛單,現貨都給補貼了,更不用說期貨了。所以,我覺得行業還是需要有一種良性的競爭,才能夠降低用戶在市場里生存和交易的摩擦成本。在這個良性競爭的過程當中,能夠提供更好的產品,更好的服務,更低的費率,對整個行業有更前瞻性地把控和國際化的企業才能笑到最后。而這一些的背后,其實都是人,人在決定這個企業走向哪里。無論如何,Binance 有 CZ (趙長鵬)在,有我(何一)在,我們在大的方向策略上判斷不失誤,在一些小細節上不斷的迭代,幣安就會越來越好。

(下面是討論區網友的一些提問以及何一的回復)

l?網友WTY:降低手續費是對的。

l?網友追夢人:應該像股市看齊,股票才萬三,幣圈收千一還是太高了。

l?網友小的大熊貓:千一不是重點,進門收錢,出門收錢,USDT溢價這些隱形支出才大...

何一:是的,我們也認為,現在這些交易平臺的手續費太高了,所以幣安上線的時候,持有 BNB (手續費)就是萬五(萬分之五),如果有返傭的話,可能比萬五還要低,一度達到萬二點五,所以,降低費率,降低整個行業的交易成本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璐璐:第九個問題——幣安全球的法幣入金渠道是什么情況?

何一:目前幣安在全球多個大洲,包括歐洲,亞洲,非洲,拉丁美洲以及美國市場都有法幣入場通道,都是通過完全合規的、拿執照的交易平臺。同時也在跟全球多個支付通道,在符合(當地)法律法規的情況下,在部分國家開通了現金充值。目前,全球有1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用戶)在幣安是可以直接現金入場的,而在不能直接通過現金入場的國家和地區的用戶,我們也會有本土的交易平臺去服務。當然,目前還有未做到支持的地區,比如華語地區。幣安在過去三個月沒有像以前那樣頻繁的發聲的主要原因其實也是我個人的原因,在這期間,我思考首先還是要把產品和技術支持做好,服務做好。其次,我們在中國地區確實不如友商激進,因為我們在策略上更多的去考慮合規問題(這個是我們的一個長處,但在某些階段,可能是個劣勢)

主持人璐璐:第十個問題——幣安即將上線 C2C 業務是開始布局新增用戶市場了嗎?

何一:幣安在 C2C 業務、法幣充值通道以及本土的法幣交易平臺這幾個部分的布局一直有長時間的思考,目前幣安的用戶數量一直是增量的,而且速度還是很快,但是幣安通過研究用戶的行為軌跡分析后發現的普遍情況是:目前用戶交易的欲望不是特別強烈,可能是因為目前整個行情不是特別好,大部分用戶持幣的意愿大于交易的意愿(單次買入后,HOLD 的用戶比較多)。

主持人璐璐:第十一個問題——面對大量新交易所的各種打法,幣安未來如何保持競爭力?

何一:其實透過現象看本質,所謂的各種打法,還是得回歸項目本身。舉個例子,最近因為一款導致整個以太坊網絡堵塞的資金盤游戲非常火,增量也非常快,但是不會持久。如果刨去大家覺得其他平臺也可以做到的全球最大的用戶規模因素,刨去幣安這個能夠受到全世界范圍內各個地區用戶認可的品牌因素,從另一角度來看幣安最根本的競爭力其實就是幣安后面這群人。只要幣安核心團隊的這群人非常的穩定,大家的價值觀非常統一(沒有人說是賺了錢就急哄哄要跑。),能夠非常專注的把事情做好,幣安的核心競爭力就在。

主持人璐璐:第十二個問題——幣安創新的IEO玩法引領了2019這輪小牛市,后續還會有什么新的玩法嗎 ?

何一:幣安目前更多的精力是放在整個行業的基礎建設上,因為就當下來說,整個市場還不是一個十分熱鬧的時間點,所以我們更多的時間是放在這里,以及自身的優化方面。幣安當前只是上線了兩個合約產品,未來也可能去上線更多的金融衍生品。就目前的兩個合約產品放在整個行業來說,還是有很多創新性的,比如我們采用 USDT 保證金,這樣能夠讓更多新入場的機構用戶以及傳統金融機構更直觀的理解這個產品。同時,我們也希望降低過去幣圈難以理解的門檻。從未來來講,我們也希望能夠讓更多的不管是從現貨還是合約的傳統金融用戶進入幣圈。這個行業能否起來,還是取決于共識,取決于整個行業的體量。現在(幣圈)還是一個很小很小的池子,是一個非常細分的行業,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和發展空間。

主持人璐璐:第十三個問題——幣安的生態布局中,未來看好哪些方向和領域?

何一:我們還是比較看重整個行業的長期發展,最基本的肯定是一些能夠讓普通用戶用到的東西,所以說交易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第二個維度我覺得是以技術導向為核心的,能夠把整個行業往前推一步的(產品)。

其實從2014年到現在,整個行業都在期待區塊鏈能夠出現一個大的應用型產品——也就是殺手級應用。雖然過去已經出現了像“以太貓”、“菠菜”這種應用出現,但是它還不夠大眾化。所以我們對于整個行業真正的大眾化應用產品的判斷,還真得是像“Libra”這樣的產品,所以我們也是在朝這個方向在努力。

主持人璐璐:第十四個問題——幣安的市值和平臺幣BNB未來能漲到哪個位置?

何一:其實跟我熟的朋友都知道,我從來不會去預言價格,但是幣安現在在整個行業里面確實是除了比特幣和以太坊以外,最具有共識的一個代幣。這個行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所以,剩下的交給時間,只要把價值做出來,價格自然會顯現出來。

主持人璐璐:第十五個問題——下輪牛市何時能夠到來?幣安都準備好了嗎?

何一:牛熊本來就是不斷更替、輪回的。去年年底,BNB 4美元的時候,有人問我“你覺得現在是熊市嗎?”我回答他“如果和2014年、2015年比,這個真的不算熊市,現在整個行業的用戶規模跟那時候比,擴大了已經不止10倍,甚至是100倍”放到今天來看,也許是螺旋上升時,一個相對的低谷,但是前后對比看看,上升空間還是很大的。幣安一直都在準備,不斷地迭代,在這個過程里,沒辦法去做到100%的準備,所以我們要做到的是“一邊奔跑,一邊迭代。”

何一和網友互動環節

網友張星星提問:與其他已經上線合約期貨交易的平臺相比,幣安合約期貨的殺手锏是什么?

何一:首先,幣安站內的合約目前在所有金融機構用戶的反饋里來看,是他們所有用過的合約 API 里面最好用的,沒有之一。普遍很多大型機構都會傾向選擇幣安來做交易;其次,JEX 作為一個獨立的平臺在過去的運營過程中,遇到很多的困難,比如市場能力比較弱,很少做宣傳等等,但其實整個?JEX 團隊,是整個中國幣圈最早去做合約產品的那一群人,不是獨立的某一個產品,某一個技術,某一個運營,而是整個團隊。

所以,對于機構用戶來講,他們可能會覺得幣安站內的合約更友好;而對于幣圈一些老的交易員來講,我也建議 JEX 的團隊能夠多和用戶溝通,了解用戶需求。他們本身在金融產品的創造力和創新力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因為現在大家認為普遍受歡迎的交割合約產品就是出自 JEX 之手。

網友Ivy Yang提問:一姐,我以前是做搬磚的。以前全世界各大交易所的價差是很明顯的,特別是日韓的交易所,有時價差高達30%。但是現在世界各地的交易所基本沒有價格分歧了,很少有價差,這是因為各大交易所之間有所謂的價格“聯盟”么?

何一:價格分歧和價差是正常的,因為現在世界上有很多專業的交易團隊,他們就是在做搬磚。而他們都是自負盈虧的,所以不存在所謂的“聯盟”,而是一個一個想要賺錢的個體。另一點,每一個交易平臺之間的價差,有的時候是受本地法幣的影響,因為部分國家的法幣波動比較大,從而導致大的價格分歧。

網友王群:幣安場外什么時候支持國內用戶?

何一:幣安場外的產品其實不是瓶頸,我們現在也在了解整個幣圈場外行業出現的黑錢,或者說交易用戶的卡被凍結等情況,我們也希望規避這種情況,所以還在做進一步的調研。

網友一麥:BNB昨天跌了20%

何一:前面有用戶說 BNB 昨天跌了20%,但是同時在過去我們也看到過?BNB?一天漲幅超過100%的。一定要去談幣價,我們看到比特幣20000美元的時候,BNB 大概就是現在這個價格,比特幣現在七、八千美元了,BNB 還是100多塊錢。所以一定要看漲跌,就看從哪個角度去看了,比如從去年到今年,比特幣漲了多少,BNB 漲了多少?從 BNB 發行的時候到現在,回報率是多少?比特幣的回報率是多少?

如果想玩漲得快的幣,現在有很多模式幣,傳銷幣長勢喜人,但它們割起來也很疼。我知道一些朋友,包括一些幣安的老用戶也說“你們為什么不上某個傳銷幣呢?這個傳銷幣有幾十萬的用戶規模。”但是幣安有所為有所不為。

網友遠方的思念提問:昨天期貨說是洗了60多個億的多頭資金,一姐怎么看?

何一:昨天比特幣跌的很慘,洗了60多個億的多投資金,整個市場大暴跌。期貨還是一個高風險的交易產品,我真的建議大家去做合約產品的交易過程中,一定要把控好風險。在過去的一年時間里,我平均每3天就收到一條在某個平臺玩合約,賠錢,如何慘的信息,開始還去安慰一下,“未來還長,一時的輸贏不要緊,欠了錢可以自己賺錢還”,但是時間一長,這類信息我都沒法回了。所以,一定要做好風控,不要拿那么多錢去炒合約,要足夠理性,要有控制力。如果沒有自控力的話,基本上在合約市場怎么賺就怎么賠。

今天跟大家聊的時間比較長,也感謝大家花了將近兩個小時時間聽我嘮叨,也歡迎大家關注我的微博(一姐微博號:“何一Miss”),最近微博的氛圍比較奇怪,感覺水軍特別多,也希望大家能夠抗住罵,因為最近感覺夸幣安都會挨罵。(哈哈)

如果關注我的微博,有問題找我,我還是會盡力回復大家,但可能會比較慢,因為我的私信堆積的太多太多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為本網站轉自其它媒體,相關信息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網觀點,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關鍵字相關信息:
七码倍投方法